熊大快跑游戏

我在森林里遇到了个胆小鬼

宝可梦。

听说我在森林里遇到了个胆小鬼,我倒是觉得挺好的。有了这个幼基拉斯,我就不用为它胆小怕事而烦心了。幼基拉斯刚在我身边待了一会儿就神气地往深处走去了。我看着幼基拉斯远去的背影又瞥了一眼旁边的张瑞,看到他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,我就跟着幼基拉斯一起朝森林深处走去了。

在这片森林里到处都是普通的精灵。不远处的树枝上有一只比比鸟正在盯着树下的独角虫,而那只独角虫正开心地吃着树上的果实,完全没有察觉到上面有危险,突然比比鸟挥动翅膀,以极快的速度将地上的独角虫叼进嘴里然后飞向远处。独角虫肯定是被吓懵了,它只是出来找点吃的,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午餐了呢?

在森林里各种物种之间的约束关系很明显,但在城市里这种现象就不是那么严重了,主要是训练家们都会给精灵喂食,精灵们每天都能吃饱喝足,对于被克制的物种并不会太过担忧。就像农村和城市里养的猫一样,农村里的猫对老鼠具有很大威胁,而城市里养的家猫见到老鼠时跳得比老鼠还高。

对于这些普通的精灵来说,它们并不是我和张瑞训练的重点。它们的实力已经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,只需要一招啪咚猴就能让它们丧失战斗能力。我说瑞瑞,我们走了这么久了还没遇到合适的精灵。这些普通的精灵满地都是,我一边用手搭在脑后,一边扭头向身旁的张瑞抱怨,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,居然还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对手,几乎都是一些独角虫、绿毛虫或者圆丝蛛。

张瑞没有回答,目光一直盯着周围的精灵。从进入森林开始,张瑞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地上或树上的精灵身上,主要是通过我的数据之眼来获取这些精灵的信息。但一路下来,连一个好素质的精灵都没见到,甚至连一个A级素质的也没有,大部分都是E级素质,估计也就二十多级的实力而已。

就在这时,叶飞似乎有些不耐烦了。

碰巧我们经过一颗结满果实的果树,一颗成熟的果实恰好掉在叶飞的脚下。叶飞瞪着地上已经烂掉的果实,显然有些生气。他对着远处的草丛踢了一脚,果实直接飞到了远处的草丛中三分球。叶飞兴奋地说道。张瑞无奈地捂住额头,摇了摇头,嗡嗡突然。我们听到了草丛中传来的声音,好像是翅膀拍打的声音。这声音怎么听着像大针蜂的声音,叶飞用手托着下巴,仔细思索道,草丛中突然涌出一群大针蜂,其中一只头上还盖着一颗成熟的果实,果汁已经流淌在它身上,果然是大针蜂,快跑。

叶飞说完,带着啪咚猴往远处跑去,甚至都没回头,但我并没有离开的打算。对于大针蜂群,我在副本中遇到的比这里还多,只凭我眼前的幼基拉斯就能应付了。幼基拉斯对着那些大针蜂使用岩崩,我指着远处的大针蜂下达命令。

然而此时我身边已经没有了幼基拉斯的影子,早在它看到大针蜂的第一眼,就像叶飞一样逃走了。我顿时无语了,连我这个训练家都还没有跑,幼基拉斯居然就消失不见了。看来以后我要先给它找个弱点的精灵试试水,上来就和这么强大的精灵战斗,实在不合适。

我说完后,拿出装着皮克西的精灵球,将皮克西召唤出来,给幼基拉斯做个榜样。

皮克西对着眼前的大针蜂使用挥指,刚出场的皮克西迅速晃动手指,一股神秘力量包裹住了它的手。原本的白光变成了红色,一道冲天火柱从皮克西的手指中间冒,直奔面前的大针蜂,喷射火焰。这个皮克西简直就是欧皇,使用挥指全都是攻击技能。

这时的我已经愣住了,一脸呆滞地看着眼前的皮克西,正在举起双针准备攻击皮克西的大针蜂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从它们身上划过。大部分的大针蜂都直接失去了战斗力。剩下的一些虽然还能战斗,但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,借着最后一丝力量逃窜到远处。

刚才的攻击意识已经被突然升起的火焰击溃,我看着已经逃走的大针蜂走到皮克西面前,用手摸了摸它的小脑袋,夸奖道:做得不错,待会儿给你加餐。

皮克西听到我的话,脸颊微红,显然有些害羞了,它在我大腿上蹭了蹭,这让我心里痒痒的,我心满意足地想道:果然,还是雌性精灵好。

大针蜂刚逃走没多久,叶飞带着啪咚猴再次回到我身边,因为它在跑的过程中突然想起自己还有甲壳龙这张底牌没用。我一出场,那些大针蜂就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机会,只能任凭我宰割。于是我转身朝刚才逃走的方向跑去。等我回到张瑞身边的时候,地上已经布满了失去战斗能力的大针蜂,它们的身体已经被火焰烧焦。

不愧是我,甲壳龙一出场,这些大针蜂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听到叶飞的夸奖,我摇了摇头,否认道:并不是这次的功臣可是我身边的皮克西。叶飞低头看着我脚边的皮克西,心里有些诧异,这种宠物精灵还有战斗能力。

随后,我没有再和叶飞说话,而是看向他身后的幼基拉斯,对着它教训道:看到大针蜂的第一眼,你就逃跑了,抛弃你的训练家不管,你这样的精灵可不称职。你看看皮克西,人家表现得多好,你要向它学习知道吗?

叶飞听到我的话后,心里似乎有点疑惑。为什么感觉这话那么熟悉,就像在说别人家的孩子一样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